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古典武侠  »  
淫乱时空

淫乱



第一章
《诗经》中硕人一篇有语:肤如凝脂,指若柔荑,颈若蝤蛴,齿若瓠犀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。这几句话语成为千百年来形容美人的经典之句。梦依依正是人如其名,是个少有的美人,她的脸蛋和身材绝对是男人意淫和女人嫉妒的对象。
梦依依出生在沧州的武术世家,其父梦正员以其祖传绝学鸳鸯腿在当地备受推崇,是个名气不小的民间武术家。梦正员一向摒弃陈腐的旧俗,也没有受鸳鸯腿传男不传女的规矩约束,而是从小就让梦依依练武防身。依依的鸳鸯腿功力虽不及乃父,但对付三五个歹徒还是没什么问题的。当然,梦依依并不想靠家传武艺混日子,她是个聪明好学的女孩,从师范大学历史专业毕业后,在市一中担任历史老师,自然也是学校中令人艳羡的校花。

这年暑假,梦依依约了几个老同学一同去旅游。她们一行的目的地是风景名胜张家界。张家界原始的自然风貌令她们如痴如醉,流连忘返。是夜,她们寄宿在当地一个农民家中。晚饭过后,几个女孩子就叽叽喳喳地聊起白天好玩的地方来。

【我发现在前面山头过去,有一个山谷,远远望去,雾气蒙蒙,好像很神秘,我们明天去看看,说不定有什么新发现啊。】梦依依兴奋地说道。

还没等其他人搭腔,留宿她们的农民王老汉赶紧说道:【千万别去啊,姑娘,那个山谷是这一带的禁区,以前有人进去过,但都没了踪影,是个鬼谷啊。】
【啊!!!】接着就是胆小的女孩子们的一片惊叫声,只有胆大的依依神秘地笑了笑。作为新一代的知识女性,她自然不相信什么鬼怪,而强烈的好奇心更是趋使她要前往一游。

天刚蒙蒙亮,梦依依就独自一人离开了王老汉家。她知道胆小的同伴们肯定不愿意陪她去那个山谷冒险,既然如此,不如一个人去玩个痛快拉。

翻过了山头,依依进入了这个神秘的山谷。别看谷外是阳光明媚,可一进入谷中,到处就雾霭蒙蒙。不过,谷里的景色真是谷外所不能相比的,到处是一些奇花异草,香气袭人,偶尔也有鸟清脆的啼鸣,令人心旷神怡。不知不觉,依依游荡到谷的深处,她看看手表,已经是下午时分。依依觉得肚子有点饿,就拿出面包和水,边吃边往回走。

突然,天际响起了隆隆的雷声,没办法,在这夏天的午后,雷阵雨是很平常的事。依依赶忙在附近找了山洞,人刚一进去,外边豆大的雨点就噼里啪啦地落了下来。【真倒霉,不知这雨什么时候停。】依依心中嘀咕,抬头一看,却发现山洞中的墙壁上有个影子,她再仔细一看,吓了一跳,那人影正是她自己的。原来,这是个有特殊磁性的石壁,外表光滑,明可照人。依依好奇地用手去抚摸那石壁,发现手感柔滑,不同于一般石头。正在这时,外面一声惊雷,似乎撕裂天幕,依依只觉得石壁里有一股强大的吸力将她拉了进去,随后一阵眩晕,不醒人事。

第二章
渴,嘴唇上干裂的感觉让梦依依再度醒来。她起身一看,自己却在刚才的山谷谷口。【我怎么到这里的啊?】依依正暗自疑惑,耳边却传来一阵马蹄声。【怎么这里有人骑马啊,难道是我同学他们来找我?】依依心中暗想,抬头望去,只见远处尘土飞扬,一个男子骑着一匹枣红马,转瞬来到跟前。

仔细看来,此人不过30出头,双眼有神,颧骨很高,给人很干练的感觉,嘴角带一丝微笑,颇有风度。他前额剃得精光,脑后一条长辫,身上一袭玄衣短打。依依是历史系毕业,一看这就知道是满清人的装束,怎么回事?拍戏啊?只见那男子用奇怪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依依,随后眼中爆发出异样的神采,他双手抱拳,道:【姑娘,你好,可曾看见一个受伤的黑衣女子经过?】

【没有见到啊,你是演员吗?】

【演员?何物?我乃长沙府捕头铁雄,奉命捉拿珠宝大盗『黑猫』。】
【捕头?开什么玩笑啊!!】

【非也,我确实是捕快,姑娘,你看,我这里有捕快腰牌】说着这男子从腰里掏出一块铁牌,上书一个【捕】字。

【怎么回事,那请问捕快先生,现在是什么时候?哦,不,是哪年哪月啊?】
【今年是乾隆五十八年,孟春二月初八。】

【天哪,乾隆五十八年!!!那不是二百年前,我怎么  ??】依依只觉得大脑里一片混乱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我怎么到了200年前的时代了,怎么回事啊??难道是刚才那块石壁的问题??这种只有在科幻小说里看到的情节居然发生在我身上?那我该怎么回去啊??一连串的问题在依依脑海里盘旋,急得她快要哭了起来。

此时,铁雄已经下马来,他问道:【姑娘,看你的装束,不象是本地人,你怎么到这里?是否迷路了?在下可以帮你的忙。】依依只得学着他的语气说:【小女子我沧州人士,名叫梦依依。和友人到此游玩,却彼此失散了。】

【原来如此啊,沧州乃武术之乡,我向往已久。我等下要到前面的集镇休息,不如我陪姑娘你到那落脚,再帮你寻你的友人,可好?】

【那就多谢铁捕头了。】依依心想现在也没别的办法,只能先找地方安顿,再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于是,铁雄将梦依依扶上马,自己牵着马在前面走。虽是古人,可这种绅士风度,却也让依依心中好感顿生。一路上无聊,两人就交谈起来。依依问道:【铁捕头,你说要捉拿的大盗『黑猫』是何许人啊?】

【此人乃一江洋大盗,最爱偷富人家的珍贵珠宝。前些日子。她在长沙作案,竟盗走本要上京进贡给皇上的一颗夜明珠,知府大人大怒,要我一个月内破案,否则提头来见。我追踪她多时,前两日和她交手,她蒙着面,我只知她是一个二十五六的女子,武功很高。不过,最后她被我打伤,我也把夜明珠抢到手,可惜她很狡猾,让她熘了。我现在已经将夜明珠托人送回,不过如抓不到此贼,知府也难放过我,咳!】

【想不到一个年轻女子竟做了江洋大盗,那铁捕头你现在可有她的线索?】
【我得知她要到前面的小镇和她四个手下,号称『四大猫腿』的黑大、黑二、黑三和黑四会合。据说此女生性淫荡,那四个手下不但是她作案的同伙,更是平时满足她淫欲的男人,一后四皇,呵呵  】铁雄自知失言,赶忙住口,再看依依,已经脸色通红,更是增添一种迷人的魅力。

两人聊得起劲,不觉已走了十里有余。此时正地处一山口,地势险恶。突然间,路边石上跳下四名黄衣大汉,人人收拿利刃。其中一个年纪稍长,象是头的人大喝道:【铁雄,你伤我家小姐,如今我等来拿你狗命!】

【哈哈,原来是『四大狗腿』,爷爷我正要找你们那,送上门来,我就不客气了】说着,铁雄抽出腰间软剑,对依依说:【梦姑娘,你退到一旁。】然后一跃,跳入四人包围圈中。

依依出生武术世家,身手好的见过不少,可如今一看,方发觉铁雄的武功才是高深莫测,即使自己的父亲梦正员,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。没有两个回合,只见剑光过处,金石激鸣,飞血横溅,已经有两个黄衣人身首异处。

【黑二!黑三!】年长的黄衣人惨叫一声,突然手一扬,一道寒光直奔依依而来。

原来,铁雄武功高强,四人根本不是对手,没几下黑二黑三已经命赴黄泉。黑大毕竟江湖经验老到,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,如不抽身撤退,余下的两人也难保性命。他的暗器是江湖一绝,可能伤不到铁雄,不过他看出铁雄对依依很关心,于是一招围魏救赵,袭击依依,趁铁雄救依依之机,和黑四逃走。

这边,果然,依依眼前一花,以为在劫难逃。而铁雄叫声【不好】,飞身扑过来将依依按到在地,躲过此镖。回头一看,黑大二人已经没了踪影。

【诶啊,你受伤拉!】依依惊唿。原来,铁雄救了依依,而自己的手臂却被镖擦伤。再看,伤口上血色暗红,镖上有毒!!【卑鄙!】铁雄骂了一声,昏了过去。

第三章
【铁大哥,你醒拉?】

铁雄睁开眼睛,见自己躺在床上,手臂上的伤口已经包扎,虽还有些痛,但应该已经无大碍。依依坐在床前,温柔地看着他。见铁雄奋不顾身地救自己,依依心中早已波澜荡漾,芳心暗许。她自小习武读书,在大学时也没把儿女私情放在心上,所以一直未曾谈恋爱。想不到阴差阳错,到了这200年前,竟然因为一个古人的救命之恩,让她情窦初开。

【谢谢你,是你帮我包扎的伤口吗?我的毒,你怎么吸出来的?】

【应该是我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啊,我用嘴吸的,刚才担心死我了,我们现在在集镇上的客栈里,有个大夫来看过了,说你没事。】

看着依依那天人般的容颜和温柔的目光,铁雄自然心中明了了一切。他的妻子在2年前因病过世,这2年来他一直埋头公案事务,无暇顾及自身。如今,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中,他不知为何突然欲火中烧,一把搂过依依,就用那厚厚的嘴唇封住了依依的樱桃小口。

【铁大哥,不要这样拉】依依手上半推半就,身体不断扭转,可这反而更刺激了铁雄的情欲。其实,依依也不是思想保守的女子,大学时代感情的空白不过是没有心仪的人而已,而现在一旦找到爱郎,其实也早已按奈不住。此时的铁雄早已没有拉先前的温柔,而是一把就将依依的上衣撕开。依依的身上仍是穿着原来旅游时带的连衣裙,哪里经得住拉扯,顷刻之间成了碎布条。

【咦?这是??】铁雄自然没见过胸罩,不知是何物,更不懂的怎么打开。
【呵呵,这是西洋的玩意拉】依依此时已经春心荡漾,自己一把解开胸罩的纽扣,两颗粉球一下映入铁雄的眼帘。依依的乳房不是那种硕大型的,但是大小却恰到好处,铁雄的双手正好可一边盈握一个,而更喜人的是两个乳房都呈半球型,坚挺而润滑,粉红的乳头更是如春蕾般可爱。

铁雄此刻已经疯狂不能自己,忙用嘴吮吸依依的乳头。【啊  啊  !】一股刺激的爽意从乳间袭入大脑,依依也经不住呻吟了起来。

铁雄这边嘴巴不停地吸奶,这边手也不闲着。他一手仍紧紧地揉搓乳房,一手已经向下滑去,【兹  】一声,依依的内裤也被仍到了床下。

此时,依依已是一丝不挂,她意态迷离地倒在铁雄怀中,任由轻薄。铁雄毕竟是过来人,他见时机已经到拉,先将自己身上衣物也除去,而后将依依平放在床上,一边手不断地揉搓依依的一个乳房,一边手开始玩弄依依的阴蒂。

依依下身的阴毛区域不大,只到小腹下沿一点,但却很茂密,说明她健康的体魄和很强的性欲。卷卷的阴毛之间,神秘的桃源洞口若隐若现。在嫩嫩的阴唇上边,是如核桃般的阴蒂,很是可爱。铁雄用食指和拇指不断揉搓阴蒂,时而轻,时而重,时而急,时而缓,如此老到的手法,依依哪里能受得了,阴唇间早已经是细水长流了。铁雄用手指沾了一点依依的淫液,拿到舌头上一尝,甜丝丝的。
【铁郎,不要这样啊,人家好羞啊】看到铁雄在吃自己阴户流出的淫水,依依经不住叫了出来。

【更羞的还在后面拉,来,尝尝我身上最铁的部分,这样你才知道我铁雄绝非浪得虚名。】铁雄一边笑着,一边将大鸡吧送到依依口中。依依一看,只见铁雄的大鸡吧约七寸余长,此刻已是硬邦邦的,龟头红红肿肿的,还不断向她点头示意。【真是个铁棒槌啊】此时情欲激发的依依也顾不得羞耻了,她一口含住了铁雄的大鸡吧,吮吸起来。【好  好  爽啊!!】铁雄欢快地叫了起来。而这厢依依用舌头不断拍打龟头,拍五六下,就用嘴狠狠地吸一下龟头上的麻眼,再拍,再吸  

【你这小妮子这个倒还很有花样啊】铁雄笑道,心说再这样下去,我恐怕要交枪了。于是,铁雄将鸡吧从依依口中抽出,【现在你下面已经是淫水菲菲拉,我的大鸡吧哥哥要到你的桃源洞中一游。】

【好哥哥,人家是第一次,你要轻点啊。】依依毕竟还是处女,有点紧张。【好的,你不用怕,呆会你就很舒服拉。】铁雄用口水在自己的鸡吧上润滑了一下,然后张开依依那修长的双腿,搭在自己肩膀上。他用手指轻轻分开依依那可爱的大阴唇,里面的神秘世界一下豁然开朗。

【你要用套子啊】依依说到。【套子????】铁雄不明。

依依这才记起,这个时代根本没有避孕套啊,算拉,这个时代也没有艾滋病拉,性病嘛,象铁雄这样一个男子汉应该是不会乱来的

【我要进入拉。】【恩,好的。】说话间,铁雄将鸡吧往依依的洞中轻轻一挺。【哦  】依依发出了轻微的呻吟。铁雄此时哪里能再忍耐住,他索性恶狠狠地往里一冲,【啊  好痛】依依那娇嫩的处女膜被狠狠地撑破了。铁雄想,现在也不是怜香惜玉的时候,索性一鼓作气,来他个爽透。于是,他加紧了抽插的速度,五浅一深,左右逢源。

【哦  哦  哦  好酥麻啊】,原来,依依在经历了起初的痛楚之后,现在阴道中已经开始有了感觉,铁雄的大鸡吧不断摩擦着她的阴道壁,一股股快感不断侵袭她整个躯体,她感到整个身体如火般燃烧起来。

铁雄看到依依有了反应,自然是再接再厉,变本加厉地干开了。他先是狠抽了五百余下,又放慢节奏,一步一个脚印地顶向花心。

【来,换个姿势】铁雄将依依的身体转了过来,让她双膝跪床,玉臀朝上。然后,他从背后一把插入,双手紧紧捏住依依的双乳,再有节奏地不断摇晃,依依的玉臀同他的小腹也不断摩擦,快感更胜以往。

【好  好  好舒服啊,铁鸡吧哥哥,我要死拉,我要升仙拉。】此刻的依依早已经没有了什么矜持,她只觉得自己如腾云驾雾般,欲仙欲死的感觉是从未有过的。【来,快点,我还要  要你狠狠地插我啊  哦  顶我的g点,让我爽死。】

【啊  什么??  啊  什么g点啊?】铁雄听到这个奇怪的名词,不禁停下动作,问道。

依依心中暗自好笑,自己一时忘情失态,竟忘记了铁雄是清代人,根本不知道现代医学中的名词【g点】,【好哥哥,不要停啊  我是要你再顶我激烈点啊,我要死在你的鸡吧下  】

【遵命!!】铁雄如得圣旨,再次抽插起来,这一轮更是惊天动地,整个床榻也被整得摇摇晃晃,不知隔壁在休息的客官是否被骚扰得欲火焚身。

【我不行  行  行  拉,要射拉!】铁雄又是千余下抽插后,已经忍不住了,【好哥哥,那就射死我吧,哦  唉!!!】铁雄狠狠地将龟头顶向依依的花心,【扑哧】一股浓精喷洒在花心上,被灌溉的花心也禁不住怒放,淫水潮水般喷射而出。

【好哥哥,我死拉  】依依依偎在铁雄怀里,而铁雄则不停地吻着依依的双颊,此时,依依的下身殷红点点,令人怜惜。【我以后会好好待你的】铁雄说道,依依幸福地闭着眼睛,心想,既然来到这个时代,也不知道能不能回去,那就随遇而安遇上个好爱郎也不枉此生。

然而,作爱过后昏昏欲睡的两个人,却没有察觉到此时他们房间的窗纸上破了一个洞,一缕青烟正袅袅飘进。

第四章
【铁捕头,该醒醒拉。】铁雄被一盆冷水激醒。他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竟在一个山洞里。他想起来,可是全身上下如烈火灼烧般疼痛,根本动弹不得。他眼睛环视一下,发现梦依依也躺在不远处,却一丝不挂,眼中充满了恐惧。而在洞口,一个身形似曾相熟的年轻女子正对着他冷笑。此女子容貌姣好,柳眉凤目,一身紧身夜行衣凸现动人的身体曲线。再看看她的旁边,铁雄不禁魂飞天外,竟是黑大与黑四二人。

原来,铁雄杀了黑二与黑三后,黑大二人逃走,后与黑猫接上了头。她们对铁雄恨得咬牙切齿,誓要报仇雪恨。在铁雄受伤住进客栈后,其行踪就被黑猫发现。她趁铁雄和依依二人疯狂作爱之后的疲惫松懈,用蚀骨断魂香将他们迷倒,绑到这个山洞来。

【铁捕头,你不是一直很想见我吗,现在我们终于有机会见面了,哈哈】黑猫大笑道,【苍天有眼,你也落到我的手上了,你抢我夜明珠,打伤我,我可以不和你计较,但你杀我兄弟,我岂能饶你。】

铁雄一言不发,想暗暗运功解开身上穴道,可根本无法运气,他低头一看,完了,琵琶骨已经被打断,他现在已经功力尽失,是废人一个了。

【你现在没有武功了,呵呵,想必比死还难受吧。等下我们要好好款待你和你的小美人,包你终生难忘。】黑猫狠狠地说道。此刻,铁雄和依依正是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,任人宰割了。

【黑大、黑四,那小美人就便宜你们两个拉】,黑猫淫笑着。黑大和黑四哪还有不猴急的道理,两人迅速脱下自己的衣服,露出一身蛮肉,而下身的鸡吧早就昂首挺胸,跃跃欲试了。

二人先将依依的哑穴解开,有点声音自然才更刺激。【不要!  !你们不要过来】依依惊唿,【你们这畜生!!】铁雄也咬牙切齿,可此时任何的喊叫都无济于事了。

黑大与黑四的四双大手此时在依依身上任意妄为。黑大那粗糙的老茧手使劲揉搓着依依嫩嫩白白的乳房,搓到快要变形,又再换个方向。依依嘴中只有痛苦的呻吟却动弹不得。黑四花样更多,他用嘴巴吮吸着依依的阴户,吸到满嘴淫水,又用手扯依依的阴毛,每扯一根,依依都痛苦的叫唤一声。

此时的铁雄已经万念俱灰,他引以为豪的武功已废,他的功名前途也因为抓不到黑猫而尽丧,他喜爱的女子如今被恶人蹂躏,更重要的是他的小命随时都可能被黑猫结果,他只有痛苦地闭上眼睛。

这边,黑猫却被眼前的情景挑起了情欲。【呵呵,铁捕头,你原来不是一直要捉我吗,现在让我们来个更坦诚相对。】说着,黑猫也褪下了夜行衣。这个淫妇在外衣里竟然是什么也没有穿。她的两个大咪咪真是大,可以用豪乳来形容,虽然因地心引力而有点下垂,但外形仍算是完美。而她的阴毛却很稀少,不知道是不是也被黑四扯掉的。她的阴部很肥厚,颜色有点酱紫,是长期被操的最好证明。

黑猫把铁雄的裤子褪下,用她的嘴巴为铁雄口交。她不仅在吮吸,有时还很虐待地用牙齿咬一下,在铁雄的鸡吧上留下了道道牙印。铁雄虽然很不情愿,无奈荷尔蒙的分泌由迷走神经来控制,真是身不由己,不自觉的,鸡吧也硬挺了起来。

那边,黑大和黑四更是忙的不可开交。黑大自己躺下,让依依趴在他身上,这样他可以感觉到依依诱人的乳房摩擦他的胸部,而他那坚挺的鸡吧则在下面插进了依依的阴道,把依依的阴道填充得满满的。

黑四人小鬼大,他是趴在依依的背上,用自己不算大的鸡吧,居然从依依的菊花洞口进入,要奏一曲《玉树后庭花》。依依的屁眼哪里经过这样的折腾,疼得她龇牙咧嘴。

【扑哧  扑哧  】黑大和黑四开始有节奏地抽插起来,依依象肉馅一样被夹在他们之中。她的阴唇在黑大的鸡吧抽送运动中不断的外翻,而屁眼则由于黑四的抽插,开始有黄色的液体流出。

黑猫此时见铁雄的情欲已被自己挑起,鸡吧涨得通红。就一把坐在了铁雄的身上,任大鸡吧深深地插入阴道。【好爽啊  铁捕头  你居然也这么厉害  哦  哦  以后就叫你铁龟头吧  哦  】黑猫在铁雄身上不断地扭动身体,阴户对着鸡吧套上套下,前趋后仰,淫荡之至。

【哦  不要  哦  不  要  要啊  我要啊  哦。】没想到,此时依依的阴道和菊花居然被黑大和黑四操出了感觉,原先的羞辱早已被抛到九霄云外,取而代之的是蚀骨消魂的快感。潺潺不断的淫水也流了一地,身体更是不自觉地随着黑大和黑四的动作扭动了起来。黑大见时机不错,就将舌头也伸进依依的口中,两个人的舌头又绞缠在了一起。

这边铁雄本是不愿意的,故此在黑猫快达到高潮前,先一股精液射出,软了下来。黑猫【嗳呦】一声,趴倒在铁雄身上。

黑大和黑四原来也是玩女无数,但象依依如此的天姿国色还是第一次遇见,因此也经不了太久,大唿过瘾两声,将子孙们都射进了依依体内。

半响过后,黑猫和黑大黑四才恢复过来。他们穿好衣物,淫笑地看着一身狼籍的依依和神情麻木的铁雄。【小姐,让兄弟我结束了他们的性命,为两位死去的弟兄报仇。】黑大说道。【不,这样太便宜了铁雄,反正现在他没有了武功,已经对我们没有威胁了,而到了期限他没办法抓我归案,他的官老爷会让他死得更惨,我到要看看他痛苦地活着的样子,哈哈,我们走!】说罢三人飘然而去。
躺在地上的铁雄听到黑猫不杀他,眼中一亮,随即又闪过阴毒的神情。
不多时,铁雄身上的穴道已经自动解开。他挣扎着起来,抱住了满脸泪痕的依依。

【依依妹妹,我对不住你,让你受到这样屈辱,我现在还有何面目苟活于世!】
【不,铁郎,这不是你的错,只怪我们命该如此,现在我们怎么办?】
【现在就算回去,知府大人也不会放过我的,我又失去了武功,只有一死以谢天下。】

【我和你一起死,让我们在黄泉路上作夫妻。】

【好,依依妹妹,有你陪我,我也不枉此生。我想再吻你一下。】

梦依依闭上眼睛,双唇送上去。铁雄紧紧抱住她,疯狂地吮吸着她的美舌。
突然,依依感到口中一热,随即,一股钻心的疼痛蔓延到全身。她惊恐地睁开眼睛,只见铁雄满口鲜血,不,这不是铁雄的血,而是自己的血。铁雄脸上是阴险的笑容,他从口中吐出了半截舌头,看着疼着在地上直打滚依依,说:【对不住了,依依妹妹,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,我还不想死。】

依依的意识在逐步丧失,不一会就昏死过去,铁雄拿起一旁的绳子,将她捆得结结实实。

一个月后,长沙街头,人头攒动。两旁围观的百姓窃窃私语,

【这就是大盗黑猫啊】

【听说是铁捕头英勇盖世,才将她捉拿的。】

【这小妮子挺年轻的啊,看过去很漂亮啊,这身材,死了可惜啊。】

【就是,要是我能操她一晚,我替她死都愿意啊。】

【得了吧,就你,你还是回家抱你的丑老婆去吧,哈哈。】

街中心,囚车上,梦依依一丝不挂,但仍被五花大绑。她神情麻木,口不能言,可眼神中还隐约有一丝愤恨和悲戚。此刻,她的脑海中不断闪现着不同的画面,她想到了她的父亲,她的同学好友,甚至还有她学校中课堂上那一群可爱的学生  

与此同时,在铁府中,铁雄正迎接长沙各界的乡绅名流的祝贺。他因为破获黑猫有功,而又在【搏斗】中英勇地丧失了武功,已经被破格提拔为道台,知府也将爱女许配给他。

午时三刻,监斩官令牌一挥,刽子手手起刀落,一时间天昏地暗,日月无光,又一位薄命红颜,含恨魂归离恨天  

后记
2005年,某日,香港,警察总部大楼的天台上。一位身穿黑夹克的男子,他不过30出头,双眼有神,颧骨很高,给人很干练的感觉,嘴角带一丝微笑,颇有风度。一位年轻的女子,天姿国色,一身警察制服,不但将她完美的曲线展现无遗,更添一份飒爽英姿。

【madam,我知道你是韩琛派到警队中的卧底,和我去自首。】男子冷冷地说道。

【给我个机会。反正韩琛现在人已经死了,我只是想作回好人。】madam恳求说。

【对不起,我是警察!】男子的态度很坚决。

【有谁知道?】madam嘲笑。

男子迅速举枪,对着madam的额头,【和我下去】

【你认为你的枪真的能杀我?】madam笑道。

男子神情一变,他取出子弹匣一看,里面没有一颗子弹。

【你是在找它们吗?】madam的手中,几颗子弹。突然,她从腰间抽出手枪。

【砰】,枪响过后,男子倒在了地上,他的额头上弹孔很深,血不停地流着,他的眼神及不情愿,他嘴中的最后一句话是:【为什么会这样?】

【可能,这是你我前世早就决定了的宿命。】madam冷笑道。她拿出手机,拨通了总部的电话:【喂,总部,我是反黑组高级督察梦洁,我在天台上击毙了拒捕的韩琛集团骨干铁翼,请求立即支援。】